卢宇光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uy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特写:雅拉

2014-11-10 22:36: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98827 次 | 评论 0 条

莫斯科的早冬,温度只有两三度,推开位于和平大街斯大林建筑的厚重窗户,远处威登汗字宙宾馆隐藏在薄薄的雾雪中,今天,叙利亚的穆哈穆徳.雅拉从大马士革到莫斯科寻找她的丈夫。

雅拉是叙利亚官方通讯社萨纳驻阿勒颇的军事记者,去年我在叙利亚三个多月,雅拉帮助摄制组全程打理政府军关系,上到政府信息新闻部长,下到总统卫队旅长,从大马士革到霍姆斯北部前线,走了十多个城市,历经战火险情,生死相伴,雅拉与摄制组的大马士革藉俄文翻译穆哈穆德.纳西姆谈上了恋爱,只是纳西姆在莫斯科已经有了老婆和3个孩子。

雅拉年纪大约在24岁,个子165厘米,丰满的身材,显示岀叙利亚女性的所有特点。

雅拉岀生于叙利亚霍姆斯,父亲是军队飞行员,家庭七姐妹,排行老五,她毕业于大马士革师范大学数学专业,先在大马士革城区中学教书,战争爆发后后转国家通讯社当上记者。

雅拉原来有个叙利亚政府军上尉朋友,好了三年,后来,军官随着起义反对当局,雅拉与其分手。

这名军官在阿勒颇战场上被打死,雅拉就申请去了阿勒颇通讯分社工作。

四月,我们摄制组在雅拉帮助下,从大马士革搭乗军用直升机米-8飞到阿勒颇。阿勒颇位于叙利亚北部,离南部的大马士革约800公里,战前是著名的古城,阿勒颇从公元前2世纪起就处于几条商道的交汇处,相继由希泰人、亚述人、阿拉伯人、蒙古人、马穆鲁克人和土耳其人统治过。古城内13世纪的城堡,12世纪的大清真寺和17世纪的穆斯林学校、宫殿、沙漠旅店及浴室构成了城市独特的建筑结构。

在直升机下掠过的是大片延伸至地平线的红土丘陵地带,这里没有树木,也没有水流过的痕迹,只有极端的单调与空旷,古老的阿勒颇城已经被战火摧毁,城市布满废㠊,燃烧的黑烟四起。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占领了市区大约三分二地区,当局花费五个月清剿夺回城市一半左右的控制权,但市内激烈战斗不断,国际机场仍未开通。直升机稳稳地停在阿勤颇热电厂政府军基地内,我们随即被安排进入巿区采访。

摄制组只有两套防弹服,而我们有4个人,中国男人还是比阿拉伯男人有风格,先给雅拉穿上。

叙利亚城乡几乎没有区别,从热电厂到阿勒颇城区只有二十多公里,带有机枪和士兵的皮卡车跑得速度几乎达到140,雅拉说,这种速度被击中,狙击手必须具备经验丰富的提前量训练。

叙利亚气侯干燥,入城路面平坦四车道,偶尔见到平板车上拉着俄制T-64坦克呼啸而过。雅拉说,阿勒颇是古城,无论是政府军和反对派都有共识,只有基地组织极端分子肆无忌惮。

在阿勒颇城区,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阵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们进入城东区时,见到城区卫戌司令,司令见到雅拉就特别殷勤,他说,雅拉是前线最美丽的姑娘。

司令亲自带我们去城区前沿拍摄。

说起来是前沿,实际上将几条交错的街区用推土机推出一条废㠊,再用沙袋坚壁起来,两军占据用墙隔离的房间,中间挖个枪眼,交战各方就是在每间屋中隔墙对峙。

双方对话声清晰:

“今天你老婆来电话了么?”

“从大马士革调来了一个漂亮女孩!”

“中国人也是帮助你们作战的?”

“No,记者。”

生死一线竞然如此轻松,阿拉伯人真是让人难懂。

雅拉似乎是最受欢迎的女性,每到一处阵地,确切地说是每间房屋,捉人眼球。

雅拉被旅长请到指挥部喝茶。

我们在前沿继续拍摄。

当然危机也正向我们靠近。

下午三点刚过,一阵轰天动地的坦克声逼近,风风火火地闯入满脸油污的几个军官,用阿拉伯语轻声地示意房间内的所有人快走,随后,装甲车拉着我们急速撤离。

我们赶到指挥部,雅拉说,刚才侦听员通过侦听,反对派武装获得外国记者进入前沿的消息,正准备采取捕获行动。

起先旅长只派一辆皮卡车来接我们,但是,雅拉坚持请旅长调装甲车,最后,旅长给雅拉又卖了个人情,加了辆坦克。

雅拉说,政府军和反对派都在使用设在大马士革的手机信号终端,这套通信设备由中国华为公司提供,但是技术人员故意给反对派使用的实名手机上留出漏洞,于是,所有通讯内容被政府军截获。

我们的车队在开阔地遭遇反对派武装的猛烈射击,坦克车也猛然调转炮口向对方射击,掩护我们撤离。

如果是皮卡车,可能就报销了。

我们快离开大马士革时,雅拉怀上了俄罗斯翻译的孩子,这是穆哈穆德.纳西姆告诉我,当然,纳西姆坚定地说,他要娶雅拉。

我激动地使轻拍了一下纳西姆的肩膀。

于是,雅拉与纳西姆在大马士革领取了结婚证。

今年初,我在乌克兰克里米亚时,雅拉发信给我,生下一个漂亮的女儿,丈夫纳西姆正在大马士革照顾她。

但是,上个月,雅拉多次来电,请我帮助寻找她的丈夫,纳西姆回到莫斯科再也没有音讯。

这位叙利亚藉的俄罗斯人修改了所有通讯的联系。

费尽周折,通过叙利亚人协会找到穆哈穆徳.纳西姆,他为难地告诉我,俄罗斯老婆完全接受不了事实,只好选择逃避。

今天晚上,我要请雅拉吃饭,怎么告诉她,令人头疼。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俄罗斯向中国出口S-400      下一篇 >> 哀思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卢宇光

当过兵的农民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