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宇光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uy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哀思

2015-11-01 23:49: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5457 次 | 评论 0 条



刘瀛是我好友阿良的女朋友,今年45岁,今天上午在深圳去世,因为子宫癌大出血。
十年前,因为阿良,认识了刘瀛,记得当时在黑龙江东宁,一米六的个子,戴着眼镜,操一口流利俄语,黑龙江哈尔滨人,曾经在俄罗斯海参崴与高加索水手生了一位混血男孩,孩子出生后,再也没有见过以海为家的父亲,刘瀛将其取名为毛毛。
因为刘瀛在俄罗斯被列为黑名单,五年被拒绝入境,毛毛是俄罗斯藉,隔三差五,十多岁的孩子由阿良带着,从海参崴乘大巴六七个小时,风雪无阻去中国东宁、绥芬河关口与母亲团聚。
见到娘俩的亲热,在场人难免心酸。
我就下决要帮助他们团聚。
回到莫斯科后,我以记者名义不断向普京写信,并通过俄罗斯总统新闻局熟人,直接递给普京。
终于有一天,克宫办公厅副主任接见了我,告诉处理结果。
2010年11月26日,刘瀛终于可以入境俄罗斯,与孩子团聚。
一晃就是数年,与刘瀛多次失之交臂。
2013年11月底,阿良唯一的独子阿峰在海参崴因为二氧化炭中毒而去世,小伙子是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学生。
凌晨三点,刘瀛给我来电,告诉噩耗。
我当时在大马士革前线,刘瀛在抽泣,她说,只有我去,才能给予阿良以安慰。
翌年清明,我专程从莫斯科飞抵海参崴,参加阿峰的纪念仪式。
今年在海参崴参加中俄海军联演,听到刘瀛已经子宫癌晚期,尽管阿良在反复叙述,一位已经接近死亡女人的焦虑,总有挥之不去的沉重的心情,想去见她一面。但是,没有找到时间,确切地说,是因为不相信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
几天前,毛毛来微信说,叔叔,妈妈不行了。
我是在去叙利亚的俄军机加油时收到的,当时在伊朗空军机场。
因为忙,也因为相信刘瀛的命,一定是坚强的,竞成为我一生中出现的最大后悔。

刘瀛,永别了!
刘瀛,走好!

今晚是难眠之夜,我与阿良就这样通着电话,阿良在远东海参嵗,我在莫斯科,我们聊着刘瀛,聊着她的儿子毛毛。
男人就是这样,总是相信还会有最后一次机会,爱情也许会有,但是,生命只有一次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特写:雅拉      下一篇 >> 卢宇光军事日记:中俄苏_35成交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卢宇光

当过兵的农民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