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宇光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luy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战神”张岩

2016-01-05 01:22:3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88538 次 | 评论 0 条

张岩是我的战友,但是,在他成为26军军长之后,我跟他只联系过一次。



2015年2月份,沈阳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的几位哥们儿聚会,有人给他打了个电话,说老卢在军区政治部招待所,我与张岩只寒喧了几句,无怪呼到了山东,一定要走走。

那时候,他是五万多人的军长,我是一个普通记者,也就不多打扰了。



我和张岩是同年兵,又都在39军吃过军粮,真正接触是在2005年俄罗斯的莫斯科,张岩已经是团长,他被首批选中参加俄罗斯军事院校中高级军官选修班,张岩、还有郑河(现任成都军区副司令)、胡钢锋(现任总参应急办副主任、海军作战局局长)、王敬亭(原杭州空28师师长、现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等人经常来我这里串门蹭饭,我当时在莫斯科大学新闻糸学习,又在《莫斯科华人报》兼职,张岩写有一手好字,又有一手顶级厨艺,那年张岩才43岁。

我们回忆起当年在军营用饭票吃饭,打架、倒卖电影票、偷开汽车摩托车,几乎就沉浸在少年时代。

张岩出身军伍之家,岳父也是个老军队,曾任沈阳军区副参谋长,其老岳父闭眼前,几个女婿中最看好他的前程,(连襟李雷现任黑龙江省军区司令),老岳父将张岩叫到床前,只有张岩能听懂他老岳父的声音:你小子可千万别给军队丢人!要好好干!张岩回国后,由于我在国外,那几年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后来我进入凤凰卫视工作,接触军队又多了起来,我常去俄罗斯军队采访。有一年我应邀访问莫斯科伏龙芝军事学院,在装甲兵合成作战糸荣誉室,突然见到张岩的照片,因为学习成绩优秀,16门功课全是五分,张岩毕业时获得两个红皮毕业证和荣誉证,这是装甲兵合成作战糸五十多年来不多的奇迹,如果是俄罗斯军人,按照惯例,俄罗斯总统是要亲自授予毕业证书和勋章的。

20072月,原副总参谋长章沁生率中国军队演习磋商组到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地区切巴尔库里靶场勘察地形,我有机会搭专机一同前往,在专机上,原俄罗斯陆军副总司令、后任伏龙芝军事学院副院长莫尔斯坚科上将与章沁生将军聊天,谈到军事留学生交流,莫尔斯坚科上将说,他参加过中国军事留学生论文答辩会,最深刻的印象,一位叫张岩的留学生论文竟对苏联伟大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战役布署质疑,这是大方向集团作战层面,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莫尔斯坚科说,当时我问他是什军衔?当过坦克兵么?

这位中国上校坦克团长说:从坦克驾驶员到炮手、车长、坦克排长、连长、营长、坦克团作训股长、坦克团参谋长等没有落过一个岗位。

章将军说,这个上校现在已经是坦克机械化师师长了。

张岩在116师干了8年师长。


有一年顺道大连,39军几个老哥们儿齐聚饭局,116师的那位就数落起张岩“法西斯训练”,司令部机关被要求负重武装越野,张岩那小个子浑身肌肉,马拉松跑了二十年,据说每天十多公里,谁能跑过他!

那些年116师跑出了沈阳军区二十多个连队的训练标兵团体。

机械化坦克师,光车辆就有数千台,还要练老八路的脚板子?


有一年,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访华,提出能否访问39军116师。

那天,一声令下,张岩率地炮团从百公里奔向大连营城子炮兵靶场。靶场位于海边,当天风大浪高,海面浮标时隐时现,116师所属地炮团各型号火炮齐射,所有目标被击中,炮兵团长出身的美国佬用望远镜看得真切,质疑是否海军岸炮团在“换包”?

事后,美国佬说,他爷爷曾经在朝鲜战争中成为116师的败兵,尽管他爷爷当时只是个坦克团上尉。

美国佬讲了一个故事。

朝鲜战争期间,当时他爷爷所在部队担负“诱敌深入”任务,116师前一天还在骑一师的屁股后面追赶,第二天却在前面的山口等着美国兵扎入“口袋“,美国人难以相信,脚板子追过了车轮子。

双方在云山展开激战,美开国元勋师骑一师,两千多人被歼,他爷爷也负伤被俘。

美国老人最后弥留之前,写了一本书《开国骑一师的“失足”》。

这本书成为美国西点军事学校的军史泛读课之一的教材。


2009年8月,俄罗斯“红星”电视台准备编辑“和平使命”俄中联合反恐演习记录片,让我帮忙校译,我有机会再次目睹张岩“战神”般的沉着、冷静和多才思维的将才。

俄军指挥官对着镜头说,谁也唬不了张岩,因为张岩俄语比俄罗斯高加索人还标准,因为张岩坦克兵出身,因为张岩作训参谋出身。

那一年张岩已经是39军少将参谋长。

2013年8月,我扔下所有工作,报名参加了当年在俄罗斯切巴尔库里举行的“和平使命-2013”中俄联合反恐演习。

因为沈阳军区39军来到俄罗斯,还有张岩担任副总导演兼导演组参谋长。

俄方总导演是俄罗斯中部军区司令伯格诺夫斯基上将,中方总导演是原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石香元中将,张岩作为负责作战的中方副总导演全面负责与俄方的对接协调。

负责沈阳军区前线宣传的是原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吴溪(现任沈阳军区前进报社社长),每天晚上,无论演习再忙,宣传组都要向记者通报第二天的作战布署,宣传组就请军事首长张岩到场宣布。

记者中有比张岩年纪大,资历深的人,像CCTV的老冀等。

但是,张岩尽管职务很高,都是认真听取记者的建议,提请总导演审议。

记得当时记者们提出,能否向记者提供一份作战程序图,便于记者工作。

如果按照常规,这是军事秘密,但是张岩还是报告了石香元副司令员,被破例批准。

这也是我参加所有军事演习中的首次。

使记者们充分发挥了工作能力。

凌晨一两点,我与张岩在切巴尔库里俄罗斯陆军疗养院的小楼内喝着茶侃侃而谈。

此时,张岩已经是沈阳军区副参谋长。

张岩说,到军区报到的那天,他的办公室竞然是他岳父的办公室(其岳父曾仼沈阳军区副参谋长),张岩一下子跪了下来,总记得岳父临终前的话。

张岩博才好学、无师自通的窍门就是虚心学习。

他说争取到一线当军长,去带兵,这才是他的理想。

对于几年前军队的腐败,张岩说,一打仗就知道什么叫豆腐脑,什么是花岗岩;什么是和稀泥,什么叫钢筋混凝土。

在演习的最后关头,切巴尔库里演习场风雨交织,能见度只有几十米,39军陆航团按计划应全部出动直-9,但是,俄方擅自决定自己起飞,中方空中阵群不动。

石副司令、张岩、潘良时军长(原39军军长、现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极端生气质疑,为什么俄方直升机可以起飞,中方起不来?所有的板子都打到了39军陆航大队长的身上。

这天也巧,我正好在120公里外的沙戈尔机场的塔台上。

我录下了塔台俄罗斯空军指挥官的所有通话和我军陆航大队的活动。

我还冒着大雨前往沙戈尔机场39军陆航大队停机坪进行采访,包括陆航大队长亲自驾驶米-8率队起飞,又被俄塔台指挥员硬性下令降落的过程。

凌晨回到疗养院后,得知我方总导演部正召开紧急会议连夜检讨,我觉得应该将录像交给总导演组进行判断,这不是我军陆航大队不过关,而是俄军的善意。

第二天,张岩专门跑到阵地上的帐蓬内向凤凰卫视表示感谢,潘军长、石副司令员还专门与我合了个影。

在演习结束前,张岩提议将两军交流会变成反恐课题研讨会,石香元将军、潘良时将军都曾经在俄罗斯留过学,他们用俄语发言,惊艳了我们这群学俄语的老兵们。

在演习结束后的检阅仪式上,据悉,张岩力排众议,坚持我军歼轰机和陆航大队空中列队检阅,使俄媒体眼前一亮,这天,俄罗斯所有官方主要媒体都展现中国空军战机和武装直升机的威武阵列,俄罗斯国防部机关报《红星报》干脆就将题目叫做:“中国39军空中结实的美男子”。

张岩作此次演习最后带队回撤的军事主官,乘火车五天六夜回到了国内。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切巴尔库里张岩的指挥所内,俄罗斯中央军区作战局局长是个中将,也在场,中将半开玩笑地捶了一下张岩说,你这个沈阳军区主管作战的副参谋长是不是在准备与我们未来作战,亲自乘火车穿越整个西伯利亚勘察地形啊!

几年过去后,中将已经成为俄中央军区参谋长,在采访中,他认出我,我告诉他,51岁的张岩已经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军长,他已经在正军职工作岗位上干了三年。

中将说,张岩是天生的军人,他身体里涌动着军人的血液。


军人的气质是没有国界的,十年前,当张岩、胡刚峰、郑河等人徒歩走遍整个莫斯科街区时,当他们沿着莫斯科109公里长的大环行进时,谁都理解不了这帮中国少壮派军官的古怪行为。

战神张岩代表的中国少壮派军官,为你们喝采!

中国军队未来的希望,未来战场上,中国的战神,就是你们!

雾霾并不就能够掩盖住真金的光芒。

卢宇光于莫斯科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四川小伙郭江滨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卢宇光

当过兵的农民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